重庆时时彩抓一码技巧 重庆时时彩红中计划群 重庆时时彩大概率 重庆时时彩哪些平台信誉 重庆时时彩骗局龙虎合 怎样玩重庆时时彩能赚钱 重庆时时彩后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四星缩水 重庆时时彩8开奖直播 玩重庆时时彩的找我 重庆时时彩苹果版本 时时彩免费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后三怎么卖 重庆时时彩内部公式 重庆时时彩大底表格

從蜀鄉意象走向審美高地 ——讀王龍生和他的風景油畫

  • 2016-06-23
  • 四川藝術網
  • 劉糧庫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分享:

王龍生,1944年生於重慶。1965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附中,職業畫家,川音成都美術學院客座教授。作品參展:1981年四川省及慶祝建黨六十周年全國美展,作品《陽光下》獲金獎;

   


    藝術簡歷:王龍生,1944年生於重慶。1965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附中,職業畫家,川音成都美術學院客座教授。作品參展:1981年四川省及慶祝建黨六十周年全國美展,作品《陽光下》獲金獎;1982年法國巴黎春季沙龍展;1984年第六屆全國美展,作品《寄托》獲優秀獎;作品《山村晨霧》為中國美術館收藏;1985年中國小幅油畫展(敘利亞);1986年中國當代油畫展(美國紐約);1987年四川第二屆油畫展《秋菊之二》獲“金秋杯”獎,中國第一屆油畫展;2003年第三屆全國油畫精品展,2004年第十屆全國美展。


校園x年x月夏  160x130


梨花雪  160x130  2015年


秋色池塘  160x130


草原春色 160x130


    知道一個名字,與喜歡上一個名字,也許要經過很長一個時期。這個距離,是時間的、空間的,也是情感的、心靈的。


    王龍生,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作品獲全國美展金獎、到法國巴黎參加沙龍展時,這個峨影廠畫師的名字就頻見報端了。只是,那時不懂畫,繁忙工作之外要追趕“文化熱”潮,也無心賞畫,他的大名,如風過耳,沒吹進心里。


    伴隨著新千年后空前規模的城市化進程,“沃野千里”的四川盆地擠滿了鋼筋水泥建筑,田園詩般的農耕景觀,盆景似的,被濃縮到了幾處農家樂里。大概從三峽水庫建成蓄水那年起,氣候也變了,以往四季霧蒙蒙、濕漉漉的天空,太陽竟然照得人睜不開眼了,甚至整個冬天不下一場透雨的年份也多了,加上霧霾襲擾,更讓人懷念昔日的自然景致。霧霾很重的那天下午,污濁的天空黑黢黢、陰沉沉的,仿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關緊了窗戶,無意中翻覽從畫家朋友老宋那里搬來的一摞畫冊,一本品質極好、油綠色風景畫冊的封面上,王龍生三個字,一下子跳了出來。于是,一頁一頁地翻看。那一刻,心極靜,爽爽的,如臨溪流,似沐清風,輕松、愜意。這,大概是心心相印的感覺吧。


土峪溝的陽光   160x130


桃花  160x130


雪原靜悄悄  160x100


遠方的云  80x60  2015年


河畔梨花  160x130


    后來,在我的請求下,老宋帶我到王龍生畫室,聊了一上午。王龍生年過70,中等個兒,面善,微胖,發黑而短,頂部近禿,是走在大街上最不引人注意的那種。很隨和,健談,從川美附中畢業談到如今的書畫市場,像是老友拉家常。他的經歷,與他的風景畫一樣,平淡中透著精彩。


     此后,每讀他的風景油畫,都清爽快意。它們猶如心靈休憩的港灣,給人一種濃濃的家園感。


     王龍生筆下的風景,不是川西的崇山峻嶺,大江大河,而是川西壩子的淺丘小景,竹林茅舍,那些難得入畫的水田阡陌,鄉間小路,溝渠坡坎,石橋墻垣,雖然少見人影,卻以恒久的美麗身姿定格,呈現出生命的律動,一層一層地,明暗起伏,錯落參差,靜謐之中,涌著生機,彌漫著鄉情意味。那薄紗籠罩般的淺綠調子,朦朧詩般的淡雅韻致,誘人神往,引人遐想。


    王龍生的風景畫,之所以打動人,就在于,他那只筆,專注,真情,直通著心靈,流淌到畫布上的,是那份難以割舍的家園深情。


就為喜歡,把單純做到了極致


     “不不不,我可不是堅持,理性上讓我堅持,做不到。走到今天,完全是愛好,是一種素質。很多人說我不簡單,堅持了幾十年。其實,我哪里是堅持,而是真喜歡,喜歡的,就不累”。與回答許多人同樣的提問一樣,王龍生把頭搖得像撥浪鼓,笑呵呵地說。


     他順手從身后書架上拿出幾本寫生集,指著封面上標明1965年的那本,說,“讀川美附中時,我就愛畫風景。你看,這是我剛到峨影廠那年畫的”。紙已泛黃,都是水粉畫,一頁一景,不同季節、天氣和自然現象的,都有,色彩靚麗,有點裝飾風格。只是層次過渡很分明,畫面較為平面化,透著幾分稚氣。后來得知,在峨影,在畫家圈內,他的勤勉是出了名的,幾十年來,只要有空,就騎上自行車,到處去賞景寫生,至今不輟(只是,近幾年是開車到遠郊)。就這樣,幾十年下來,成都的大街小巷畫了個遍,積累的寫生集,堪稱老成都的“完全圖典”,以至許多學者、作家,都找他要資料。前幾年一家出版社出《成都街巷志》,編輯為缺少圖片資料發了愁,后來東問西問,找到了他,靠他那一摞寫生本,解決了插圖難題。


     從幾十年前的寫生集,翻到90年代中期的畫冊,再看最近畫的墻上幾幅,一個鮮明的感覺是,他這一路,越來越專,越來越簡,越來越純。


     因為喜歡,他從鄉土風景審美中一路走來,走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,川西平原司空見慣的景致,在他眼里漸漸符號化,他的生命,似也融入其中。“如今,在業內,我成了四川的符號”。王龍生淡淡地告訴我,也有年輕人跟他學,但是很難,難在最基礎的東西上。譬如用色,“很多人問我,你那個水是怎么畫出來的?其實,無非是歸納,最終我只用一種黑色,就黑白灰,一切都概括進去了,當然,調子是主觀的,”王龍生說。90年代中期有一段時間,突然感覺在用色上一細就俗,“這狗日的顏色,咋個弄才不俗呢?”他開始求變了,實驗,失敗,再實驗,不知道反復了多少次,以至于茶飯不香,寢食難安,那陣子就像丟了魂。終于有一天,似乎有所悟了,趕快抓住靈感,落到畫布上,第二天爬起來一瞧,好,就是它!于是連續創作了一批,畫友來看,個個說好。1995年到臺灣地區高雄舉辦個人畫展,大獲成功。得到激勵,勁頭更足了,在此基礎上又繼續完善,于是形成了現在的風格。2003年,他的一張《靜閑的日子》拍賣成功,更引起了藏家的關注。


     他說的風格,就是讓畫友們投來艷羨目光的個性化的語言。通過把黑色細分,實現“以一抵萬”,把蜀鄉的萬千景象統攝其中(只在個別點睛之處用些許紅、綠色)。通過壓抑色調,讓灰綠色成為主導,降低視覺感官度,強化精神意味及其深度。通過細膩的筆觸,弱化層次的過度感,增強畫面的景深感和空間感,增添畫意的厚度。由此,他實現了對自然本體的色彩超越,使之幻化為既非常逼真、仿佛觸手可及,又帶有一種淡淡哀怨凄迷和鄉愁意蘊、符合當代人審美理想的色調。繪畫是視覺藝術,貴在能夠抓住感人的瞬間,如何強化視覺沖擊力,給人造成強烈印象,是藝術家們需要面對共同的課題。王龍生作品的誘人之處在于,它著重沖擊的不是視覺,而是心靈。 


    2005年重慶美術館舉辦王龍生風景畫作品展期間,幾位大腕級好友紛紛撰文祝賀,羅中立說,“如果沒有藝術家對夢想的執著和對信念的堅持,畫中這些奇異的魅力也永遠只能存在于睡夢之中。而王龍生的風景畫總能使人眼前一亮,豁然開朗。”艾軒說,“王龍生在色彩的把握上注重了非常規的色彩,風格化的色彩”。程叢林說,王龍生的新作“更內心化、更率性、更簡約、更大氣、更抓人、更現代。真的把川西壩子的情致和土生土長的美感勾點出來了”。


    “色這個東西很怪,除了在畫水時加了一點點藍,用的是黑色,又不全是黑白,卻能讓人感覺有很多種色。當然,尺度是關鍵,”王龍生說。


     對尺度的拿捏,大概是他所謂別人很難學、也是最基礎的環節。譬如,他的風景畫里大多有水,而自然之水在不同時空、不同環境乃至人的不同心境關照下,有深淺、清濁、靜動、緩急、冷暖之種種區別,其光與色的表現,則更可以千差萬別,幾乎包含著無限可能性。王龍生所畫之水,有江河、湖波、波光、碧溪、微瀾、清湍、深澗、淺灘、寒流、暖塘、水凼、溝渠、荷塘、水田、淺洼,其形狀樣態,其精微細致,其可觸可感的視覺效果,著實令人叫絕。看《雨后》、《一絲寒意》、《秋風秋雨》里的小河邊石板路上的雨水,濕漉漉的空氣,你似乎能感覺到一絲涼意。大熱天,看《薄霧》、《春水》等作品,小河石階,深深淺淺的水,動靜對比,倒影婆娑,真想走進畫去嬉戲一番!這樣的效果,這樣個性強烈的繪畫語言,凸顯著王龍生對色度的掌控能力,以及筆觸的精微細致功力。


    與獨特的用色和諧生輝的,還有構圖的巧妙。王龍生筆下風景的基本元素,無非是淺丘、水景、坡坎、房舍、草木,就是這些平淡無奇物象的巧妙組合,卻產生出了一種“人人心中有,筆下無”,誰看了都喜歡的妙境。這些讓人心曠神怡的視覺形象,幾十年前的西蜀幾乎無所不在。如今已被空前的城市化浪潮席卷而去。“很多熟人說,川西壩子的好景都跑到我的畫里來了”。王龍生說這話時,平淡的語氣中,帶著一種感慨。


     “美是理念的感性顯現”(黑格爾語)。作為出色的風景油畫家,王龍生創造的“第二自然”,無疑離不開傳統,也得益于他對造化的長期對話交流和思考。然而,我覺得能夠讓他幾十年堅持如一、樂此不疲的那種“喜歡”,那種根植心靈深處的那份家園情結,那個心靈中生長出來的“理念”,是最值得玩味的。他執著追求、表達的,就是縈繞在川西壩子生活著的人們心里的共同的夢!


   想起了一句古話,“精于一則盡善,遍用智則無成”。王龍生單純,也把單純的黑色的表現力,發揮到了極致。


小鎮故事  160x130


秋雨  160x130


秋色池塘  160x130


石板小橋       130X160


頻果園   160x130


只因淡泊,關鍵時期總不在場 


   王龍生從小愛畫畫,1965年從川美附中畢業分配到峨影廠做美工,直至退休后的今天,沒丟過畫筆。“我這一輩兒的人,或比我再大些的,沒有幾個畫畫的了”。他的語氣很平淡,“我是重慶市沙坪壩長大的。我們那里出畫家,羅中立、高小華、馬一平,劉洪、朱立勇、李東明等,都是。小我幾歲的羅中立,還受過我的影響。除了這幾個,到峨影廠后經常一起耍的幾個畫友,何多岺、艾軒,程叢林,也都是大師級的了,而我還是這樣”。像是攀登者坐在高坡上小憩,打量一下隊友位置,再回望來路時的自言自語,語調很平靜。


    “你出道比他們早幾年,也逢上了中國美術的大轉折。”


    “區別在于,大轉折的關鍵階段,你有沒有地位”, 王龍生很坦然, “傷痕熱”、“85新潮”、鄉土現實主義熱等等,他們每一步都走在前頭,“而我呢。一直在峨影廠當我的美工,為拍電影服務。那一段,農村題材的電影多,我借機會創作了很多風景畫。大轉折時期,你不在場,沒地位,就進不了美術史。這個區別,也是自然形成的。我的好處是淡泊,只畫自己喜歡的風景”。


    畫出自己心里的風景,是王龍生的心結。其實,受過良好專業訓練的他,畫的人物也很棒(曾與艾軒一起到西藏畫過人物,大多流到了臺灣地區收藏家手里),也有很多機會,但縈繞在他心里的那些風景,地位無可取代。


    王龍生剛參加工作時,趕上峨影廠大搞修建,也為了培養他,不久廠里派往上海學動畫,時間三年。才學半年,文化大革命爆發。那時,上海是狂飆的核心部位,轟轟烈烈的大批判領潮全國,市里連續辦的幾次“紅太陽畫展”,王龍生都參加了,至今還記得當時頂級畫家畫的毛主席像、向日葵、紅寶書等等,讀美校的陳逸飛畫的是向日葵,水粉,用色是油畫的過渡法,很美(80年代,這些畫家大都出國了)。“那時的畫展不評獎,很多畫,參展后就不要了”,憶及往事,王龍生的語調很平淡。


    上世紀70年代,王龍生有兩次進藝術院校的機會。第一次,美術學院招生,當時傳來的信息是,只招學工藝美術的,油畫系不招生。他不想丟掉自己鐘情的油畫,沒去。1977年,全國高校首次公開招考,王龍生也很動心,“萬一分配到郊縣咋辦?”想來想去,還是舍不得峨影廠。


    “那時,峨影廠可是個好單位,”我打岔說。“是啊,何多岺、艾軒等等那幫畫友都喜歡到我這里來,因為峨影廠美女多。起初,女演員們因為沒被畫過,都很單純,一叫就來,也沒有報酬。當過一次義務模特,有的就受不了了,下次就叫不來了”。擺到這里,突然想起1971年夏天,我在大邑縣安仁鎮劉文彩中學參加部隊無線電報務員培訓,一次在飯堂邊的水井旁洗碗,有戰友說,電影《南征北戰》里演高營長的演員,前年就是在這里自殺的。“你記得這回事嗎?”我問。“你說的是馮喆,記得,連日子都記得,那是1969年6月2日,省文化系統在那里辦學習班,我參加了的。馮喆有點海外關系,他主演的《桃花扇》和《羊城暗哨》在文革中被打成大毒草。頭天挨批斗時,情緒還穩定,那天一早起來,就聽說他畏罪自殺了。可惜啊,多好的一個人!”王龍生一臉沉重。


    “你一路寫實,思想上似乎偏于傳統”。


     “我骨子里還是喜歡傳統,可以說根深蒂固,一個人的稟賦很難改,我看到好的就激動”,王龍生毫不掩飾。“傳統,寫實,有幾個因素,第一,唯美;第二,抒情;第三,讓人容易看懂。當代藝術,不講這些。可是讓我拋棄傳統,不可能。你看列維坦的《墓地上空》,懷斯的《一個星期的早晨》,讓人一看就激動。90年代中后期那陣子,提到寫實,似乎就等于保守,讓人瞧不起,我們這些寫實派,壓力很大”。


    “你的藝術經歷,你的執著精神和已經達到的藝術高度,也讓人羨慕”。借著他的話題,我向他討教,“你怎么看成功?”   


    “畫家要說成功,必須有自己的創造。譬如說到印象派,大家只認莫奈,你再畫印象的,不可能超過莫奈,所以就得改變,設法與前人有所區別。以前的大師們,都有扎實的功底,后來者很難超越,于是就出現了裝置、影像藝術等等。其實表現派那撥人,都沒有什么繪畫基礎,但是創造出了全新的面貌。可是,要讓我畫那些,我還真沒感覺。”

    

    “現在,很多人不寫生了,畫照片。你怎么看?”我問。


     “藝術需要真誠,需要真情。我覺得,不到實地,不親臨其境,畫出來的東西不會感人!”


梨花  130x160  2014年


清晨的陽光   160x130   2014


巴黎--一個普通的早晨  160x130


真藝術,都是指向心靈的


    風景,在西方油畫中一直是宗教題材(人物)的陪襯,直到17世紀的荷蘭畫派時期,才作為獨立的題材正式進入畫家視野,后經19世紀法國芭比松畫派、印象畫派、俄羅斯巡回畫派的拓展,風景油畫的藝術魅力大放光彩,柯羅、莫奈、希施金、列維坦等等,一大批藝術巨匠以至真至純的心靈,傾聽造化之心音,發出心底之鳴響,譜寫出一曲曲贊頌自然之美的心靈之歌,余音至今不絕。


    在查閱風景油畫的發展資料過程中,我有一個小小的發現,在西方,風景油畫是伴著人的思想解放運動的深化而興起,隨著人的審美自由度和審美視野的拓寬而勃發的。譬如19世紀六、七十年代法國印象主義畫派那幫青年畫家,就是因為不滿學院派陳腐的清規戒律和官方審查制度,經常到巴黎的蓋爾波瓦咖啡館自由交流藝術見解,他們走到戶外直接寫生,描摹自己眼睛觀察到的陽光下的景物和對色彩變化的感受,不經意間,把人類對光學和色彩學的科學技術成果引入繪畫,完成了藝術史上一次巨大的革命!


    中國人自古秉持“天人合一”的美學觀,早在千年之前就形成了成熟的山水畫藝術體系(發端時期的魏晉南北朝時代,也伴隨著人的精神解放運動),因而,自從上世紀初一批留學歐洲、日本的畫家回國起,風景油畫就以寫生的面貌出現了。后來的徐悲鴻、劉海粟、林風眠、呂斯百、吳作人等,也都在風景油畫方面進行過開拓性探索。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,意識形態的需要,加上前蘇聯油畫教學體系的進入,風景油畫成了抒發時代豪情的重要工具,風景寫生和創作一度形成高潮。80年代后,隨著思想觀念的巨大變化和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,個性化的風景油畫開始進入千家萬戶,老藝術家中,專門以風景為題材的吳冠中正值創造力勃發的盛年,在風景山水方面闖出了一條中西“雜交”之路。


    進入新世紀十幾年后的今天,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上了一個大臺階。人們對風景畫的審美趣味和內在需求獲得極大釋放。老百姓裝修新房,誰不想在墻上掛幾張悅目怡神的風景?大師們的作品,人們不敢奢望,稍有名氣的畫家作品,價格也已炒高,尋常百姓買不起,只有敬而遠之。于是,類似工藝品的復制品風景畫,就占據了大眾消費的主流。


    在此背景之下,長期不在主流的王龍生的風景油畫,被業內看好,得到有眼力藏家的青睞,也就順理成章了。他作品里的景致,隨著工業化的狂飆突進,已經越來越少見了。為寫此文,我曾專門驅車到成都遠郊金堂縣深山溝,探尋王龍生常去的寫生基地,那里雖有幾處川西淺丘原生態風景,但小而散,似有幾分荒涼。真佩服藝術家的“臨見妙裁”之功,東“裁”一點,西“裁”一點,把好景“裁”進畫里去了!


     曾經就風景畫市場和王龍生作品的前景,與四川一位科班出身的資深老畫家進行過私下探討。他認為,風景畫市場的日漸活絡,有深刻的社會的、群體心理的文化背景。他說了三點,我很贊同。


    第一,經濟快速發展的另一面,是人們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遭到極大破壞。國人不是講天人合一嗎,不是講和諧共生嗎,你看人們生存最基礎需求的土地、水、空氣污染到什么程度!現實得不到的,人們會到人造的第二自然中去找。


    第二,這些年,物質生活豐富了,人們的精神世界紊亂了。已經揭露出來的大量貪腐案例表明,他們追求的就是權、錢、色,中國自古就有以吏為師的傳統,所謂風行草偃,官風引導民風。假冒偽劣、坑蒙拐騙,乃至黃賭毒的泛濫,社會風氣敗壞,還有資金外逃,事故頻發,戾氣盛行等等,背后是信仰的崩解,家園感的流失。人的精神不能無所依傍,人的靈魂需要安頓。重建需要一個過程,期間,審美趣味的提升,對重建的意義不可小覷。就現實而言,美的藝術品,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填補這個空缺。


    第三,這些年,伴隨著道德滑坡,社會價值觀的混亂,審美取向也顛倒了。你要審美,有些人偏偏要尚丑,專門炒作那些病態的、神經質的、無厘頭的、假惡丑的垃圾。加上一些無良專家胡亂吹捧,弄得藝術市場烏煙瘴氣,老百姓說看不懂,他就罵你沒文化。其實,什么是真善美,老百姓心里有桿秤! 大浪淘沙,有生命力的還是那些真正美的、雅俗共賞的藝術。


    真的藝術,一定是真善美的,一定是藝術家心靈與造物交流中自然而然產生的。最美的風景作品,是藝術家用心感受自然脈搏,用色和線演繹出的自然中潛在的旋律。古人有天、地、人“三才”說,宋代大儒張載有言,“為天地立心”,我看,歷史上那些恒久發光的偉大藝術作品,都是自然之美通過藝術家之手外化出來的,我感慨地說。


    “對對對,你說的有點形而上,我也這么看”,老藝術家連連點頭。“買王龍生作品的,一定是內行。因為他的作品有一種讓人震顫心靈的美,是他自由自覺的獨特的創造”。


    “王龍生的風景,是用心、用情畫出來的,也帶有一種近乎宗教般的虔誠。你看他作品里的小草、菜苗,即使是點綴,也畫得很認真,各有姿態,充滿生機,沒有重復的。不同天氣和環境下水面的光影、渾濁明暗以及倒影等等,也都表達得很到位。這些,說明他對自然觀察得很細,對傳達自己的感受非常講究,也因此,他的作品里有一種很深的情愫”,我分析說。


    “是的,王龍生的風景油畫,最打動人的是洋溢其中的精神意味,是那種縈懷夢繞的家園感。他的作品里雖然很少見人,但有一種人性美的味道,這就是深度。當然,人們認識王龍生作品的價值,或許還需要時間”。


     想起了南朝宗炳在《畫山水序》中的一句話,“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樂”。對真正的藝術家來說,時間是真正的朋友。王龍生的風景,有著“以形媚道”的意味。


     天不變道亦不變。我深信,人們追求真善美的需求不會變。


編輯:四川藝術網 原文地址:http://www.jvofu.live/news/20160623/3887.html

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

  • 寫意之間見真情
  • 人物丨最是“憐香”寄真情——初識畫家余周建
  • 逝去的都在風中
  • 識得寶剛
  • 神之所暢孰有先焉 —讀程峰的中國畫藝術
  • 山水寄情懷
  • 關鍵字王龍生油畫


  • 分享:
  • 重庆时时彩五大小走势
    重庆时时彩抓一码技巧 重庆时时彩红中计划群 重庆时时彩大概率 重庆时时彩哪些平台信誉 重庆时时彩骗局龙虎合 怎样玩重庆时时彩能赚钱 重庆时时彩后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四星缩水 重庆时时彩8开奖直播 玩重庆时时彩的找我 重庆时时彩苹果版本 时时彩免费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后三怎么卖 重庆时时彩内部公式 重庆时时彩大底表格
    虽然现在赚钱的 大奖彩票网址是多少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9 福彩3d的开奖号码 淘宝小饰品店怎么赚钱 安徽麻将算子规则 14岁怎样用手机赚钱 彩经网重庆时时走势图 鱼丸真人捕鱼比赛游戏厅